扯白||成都这么一座内陆城市怎么就成了中国新时尚之都了?

2020-11-22 01:01:16 头条 390阅读

网讯:

前几天,我看到我的画家朋友黄薇为ELLE的周年大典画了封面

▲这次黄薇为ELLE风尚大典创作的2020特别版封面,这几只熊猫真的是太可爱了。

▲在ELLE风尚大典还上特设了重要环节,邀请近七十位红毯明星与嘉宾和黄薇创作的《ELLE75周年特别封面》合照。不得不说,当晚真的是一场盛大的狂欢,几乎半个娱乐圈的明星齐聚,真的是群星璀璨。

认真一看,这次的ELLE风尚大典居然是在成都举行的。

不光如此,康泰纳仕中国旗下的时尚媒体Vogue Business In China首届“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发布峰会也在成都举办。据这份《新时尚之都指数报告》显示,成都综合实力最强,位居第一名,这还真是蛮有意思。

毕竟几年前《新周刊》评”中国时尚之都“,成都是杀出重围的一匹黑马。而如今成都不仅坐稳宝座,时尚文化的发展愈发成熟,更是逐步呈现出了 “对外输出” 的能力。

用“一飞冲天”来形容被成都这几年的时尚发展,真的毫不夸张。

▲为什么成都让时尚圈如此上头?能被誉为“中国时尚一线城市”的背后,是众多大牌的数据支撑——Gucci、Tiffany、Acne Studios、Thom Browne等众多品牌在成都远洋太古里的店铺已成为国内甚至国际业绩标杆店铺。据传Gucci店的销售额位列全球第一。

▲像我们的心头好爱马仕旗下品牌"上下"、Maison Margiela、Canada Goose、La Peria、Mackage、Rimowa等一众高端时尚和潮流运动品牌都于近月在成都开出零售店铺。而传统大牌诸如Louis Vuitton、Dior、Ermenegildo Zegna等也在成都打造全新的pop-up。

有时候,身为一个广州人,很愤愤不平的是很多时尚活动和一线大牌都不在广州设点,但是居然在成都就有。

比如三宅一生在广州就没店,但是在成都太古里居然有一个很大的店,比上海那个还大,真是气死人。

▲成都的三宅一生店最大的特点就是将时装与中国的古典结合得非常完美。外墙是深沉的颜色,走到里面则是简洁澄净的白色空间,透彻人心。

我自己也承认广州务实,讲究吃不讲究穿。但肯定也有很多人会迷惑,凭什么成都这么一个内陆到不能再内陆的城市,能突围而出呢?离着海岸线几千里呢!

只是无数的事件又真的在证实着这件事,蓝小姐上次去参加香奈尔的大秀也是去的成都,据说也是巴黎大秀之后中国首秀。

▲香奈儿在成都办秀给足够的诚意,不仅国内的大使们悉数到场,还把品牌形象大使Marine Vacth、Caroline de Maigret 也都请到了成都,甚至专门制作了“香奈儿成都地图”,帮成都做足了宣传。

我当时就震惊了,你说说香奈儿这么大的牌子,在中国好不容易有个秀。你不在北京,不在上海,不在广州,你选择成都,你几个意思?

蓝小姐也很疑惑不定,问过几个圈中人为什么会在成都,大家的回答一致是因为成都的消费力太强,所有的大品牌在成都都赚得盆满钵满。而且从二十多年前起,人家成都就是奢侈品品牌的必争之地,所以各大奢侈品争相在成都做大秀不是很应该么?

▲香奈儿在中国的第一家鞋履精品店也是开在成都太古里。在当前经济环境仍然相对紧张、消费水平尚未完全恢复情况下,品牌预算自然会用到他们最看好的地方,而成都毫无意外的在品牌心中拥有“优先权”,可以说,成都从未缺席时尚。

现在人们已经习惯了奢侈品在成都做秀开店这件事,朋友圈里的时尚达人们时不时就飞往成都,参加各大品牌举行的活动,光是去年,就有无数个。

数数看,4月Hermès的“探索爱马仕petit h系列 逆向创作法”从巴黎来到成都远洋太古里,而且还是全球巡展中国内地的唯一站。

同月,Dior男装限时精品店亮相,几乎每个时尚达人都在这座巨型未来主义仿生女机器人艺术装置下打了卡。

▲这一座高达9米的机器人真的是未来感十足。到了夜晚更加惊艳,酷炫十足的镭射光,与机器人的金属光泽相呼应,真的有一种走进了科幻大片的感觉。

Louis Vuitton更狠,在太古里落地了3场大型活动。其中,“时间锦囊”展览为当年品牌该展览在中国的唯一一站。

▲这三场活动分别是2019早秋男装特别限时活动、“时间锦囊”展览、2019秋冬男装限时活动,每一场活动的设计都非常有创意和特色。

无论是奢侈品门店还是时尚活动,成都都以势不可挡的状态把北京、广州、深圳甩得远远的,甚至还有赢老牌时尚之都上海一头的意思。眼睁睁地,新时尚之都的时代就这么来临了。

要名正言顺登上新时尚之都这个宝座,我们得来论道论道能成为真正的时尚之都得有什么样独到的气质,我们把巴黎和成都放在一起,你会发现这两者确实有一些共同气质。

首先真正的时尚之都得有强大的本土文化,有独特的生活STLYE。

去巴黎最大的感受就是这里有着遍地的咖啡馆,男人女人都穿着时髦无比,有太阳的话, 一律跑到室外,喝着聊着打情骂俏着。

▲还记得《爱在日落黄昏时》的男女主角时隔九年在书店相遇之后,两人边走边说地来到了Le Pure Café,在窗边的位置坐下,相聊甚欢。连徐志摩也说:"如果巴黎少了咖啡馆,恐怕会变得一无可爱。"

你在广州就绝对看不到满街的咖啡馆,广州人太商务了,忙着挣钱,大家那么忙,谁有时间跟你聊大天,但时尚这东西恰恰是要闲出来的。

在我看来,成都遍地的茶馆和苍蝇馆子大致能看做是咖啡馆的替身,我每次去成都跟我的成都朋友最热衷的事情就是去各种隐蔽的茶馆和苍蝇馆子聊天。

▲成都茶馆的标配:竹椅,矮桌,盖碗茶,绿树成荫,和晒着太阳聊天搓着麻将的老茶客们。而创建于民国时期、将近百年的历史的鹤鸣茶社是最具川西民俗风味的茶馆之一。

成都人有他们自己的生活哲学和精神世界,他们自成一国。

这一国里有他们才知道才喜欢的东西,某家小馆子、某家酒馆、某家洒吧里的老板娘……这些密码沉积在他们心里,口口相传,最好还不为人知。原来玉林路上曾经有一个小酒馆很出名,后来那歌手把他唱红了之后,大家都一致表示不去了,因为再去那儿就不酷了。

所有时尚人最引以为傲的原则就是要与别人不一样,而成都人如此,成都亦如此,这也是为什么时尚人都爱来成都混着的原因,因为这个地方真的就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呀。

四十年改革开放,中国的大小城市都长得差不多,只有成都还顽强地留着许多成都特有的东西,它的街道,它的方言,它的杜甫草堂、它的宽窄巷子、它的担担面……成都人是以LOCAL为自豪的。

▲英国牛津女生邓扶霞在四川大学交流学习时,迷上了做菜,她尝试各种菜肴和小吃,尝遍了街头餐馆,她把自己对中国美食的热爱写进书里,中文版和英文版本都卖得很好。

成都有一种“只要你来了,你就会归我的”气派,这导致每次我一下飞机,就觉得自己马上就会被成都同化。而它同化你的方法很简单,它用那些麻辣火锅滚在九米远就能掀翻你味觉的火锅花椒味就把你纳入了他的怀中。

然后你在那些高大的银杏树,那些殷勤的采耳人,那些麻将桌,那些诗歌朗颂会中就忘了来时路,少不入川就是这个道理——

安逸是这个城市最高的生活智慧,安逸什么?当然是安逸生活。换而言之,把生活摆到第一位正是所有真正时尚之都最核心的密码。

其二,成都人有一种生在基因里的天生时髦感。

所谓时髦感,有三个特点,爱新鲜的东西,内心相当自信,还有一种懒洋洋的随意感。

全世界的人都爱学巴黎女人穿衣服,实际上巴黎女人穿衣服就是这三个特点,她们喜欢新鲜的东西,排斥套装要混搭要自成一体,精心打扮却又是要让你看不出来。

她们连头发都不能梳得太齐,要花半个小时打乱,以用制造出一种不经意懒洋洋看上去没花一点时间老娘就是粗布荆环不掩国色的自信。

这种时髦感,成都人也有。

▲在90年代的时候,成都逐渐开始有了街拍的潮流。当时成都顶尖的时装店铺都在春熙路,商户们的推销意识不断增强,尝试邀约模特摆拍、走秀,扩大宣传,引领着成都时尚潮流。图出自世界华人周刊。

▲当时有位叫罗明义的相馆摄影师,用相机记录了不少90年代成都街头的“潮人”,很多街头的搭配用今天的眼光看来,依旧迷人。图出自世界华人周刊。

▲2015年,IFS建成迅速成为了成都新的时尚集中地,成都街拍也是变得越来越火,从中国火到国外。几十年过去了,成都人对美的追求从未间断。动图出自抖音@爱尚街拍。

成都人不但爱新鲜爱热闹,关键他们还爱文艺,爱艺术,这在整个中国的省会城市里都是罕见的。

那么多年前,世界还是封闭的时候,诗人就爱扎堆去成都。

▲1986年12月,四川的《星星诗刊》举办了“中国诗歌节”,邀请了由刊物评选出的中国当代十大青年诗人,有顾城、北岛、舒婷和杨炼等,这些诗人被主办方请到了成都。那时候,诗人是顶级的流量明星,走到哪儿都能唤起人山人海的簇拥。

无非因为那里有美丽的姑娘,最重要人家还真心爱诗。

▲肖全拍的这个美丽的成都女孩爱上了一个艺术家,她就挣钱去养艺术家,成都女孩就是这样的飚悍和侠义,她们不在规则之内。

成都人,至少是我接触的成都人,整体上是无限向往着外面的世界的,她们的内心是开放的,我去成都每次都要去屋顶的樱园组个饭局,见见认识了很多年的老友的洁尘,宁远,熊樱熊燕……

那里不但菜好吃,我还能看到各种各样的诗会,看到许多文艺圈如雷贯耳的名字,大家能坐在一起吃饭,“讲外面的事”,他们的眼睛里闪着光,喜欢听,但是绝无羡慕。

因为他们年轻时都去过,他们都在北京上海广州混过,但无一例外最后都还是回到成都,他们喜欢外面的世界,觉得真精彩。但关键是他们觉得自己的世界也不错,也很精彩,这里外的平衡造就了成都人平和包容的性格。

成都人爱美,也爱艺术,所以出音乐美术人才,音乐人不说远了,最红的李宇春就是。

成都还是真正的艺术重镇,艺术圈的盛事不是在杭州就是在成都,成都生活着大量全国都出名的画家,他们看上去偏居一隅,实际上又和外面时刻相连。

▲上世纪80年代初,四川美术学院涌现出一批杰出的画家,他们的名字也成为一个时代的荣光。这就是中国当代美术史上绕不开的“四川画派”,他们是何多苓、罗中立、毛旭辉、周春芽、叶永青。而何多苓以其诗意唯美、优雅感伤、神秘莫测的艺术特质,成为中国当代画坛的不可多得的人物。

▲周春芽可说是现在国内最有分量的艺术家之一,在国际画坛也享有一定声誉,在2013年时,他的作品年成交累计金额达到了4.7亿元,也是当年最贵的在世艺术家,在之后的榜单中,每年也都是名列前几位。

▲周春芽曾经说:”我画的大家很熟悉的题材——桃花,也是在成都获得的灵感。成都有龙泉山,春天一到,满开桃花,3月,人面桃花,形容大家的身心愉悦,人刚好在过冬之后,走出户外,呼吸万象新鲜。桃花的盛开,其实与人性那一面相融通,春天始终能唤起人性的一些东西,比如对生活的热爱。桃花为什么能感动我,首先我是热爱这个地方的生活,才能感觉到桃花这种气息。”

艺术和时尚从来紧紧相连,我在成都人身上看得到一种特别的活力,从不固步自封,但也从不妄自菲薄。

一方面他们很渴望新鲜空气的加入,一方面他们又把自己的呼吸调得很舒畅,每一个人都活出自我,再用一种懒洋洋的随意感消解了这种自我,我觉得这种气质蛮时髦。

最后这个地方爱女人。

其实一个城市迷不迷人,时不时尚,有一个硬指标,那就是这个城市宠不宠它的女人。

有人说因为成都美女多,但长沙也美女多,怎么不见街头有那么多美人,或者我们应该说当一个城市真正宠它的女人,这个城市的女人才会更美。

在一个城市女性的社会地位高,是因为一种集体无意识。所有的人自觉不自觉地高看女人一眼,尊重她们,爱护她们。女人们一旦在这种空气里就会长得更自如和水灵,这个城市的女人就会自然而然更有信心,更有魅力。

于是她们表现出来的气质就是舍我其谁,就是爱打扮也敢打扮,更敢于活得特立独行。

▲成都的街拍一骑绝尘,排得上全国前三。它曾一度冲出外网,震惊过Tiktok,引得Twitter上3100万网友竞相围观,帖子标题就是“中国街头随时在上演时装秀”。图出自Twitter用户@PRADUH。

二十年前广州的媒体全国数一数二,但要说从业者来往最频繁的就是成都,我们做时尚杂志,要在全国各地设记者站,除了北上广深唯一的内陆城市就是成都。

那时给我们写稿的人著名的撰稿人有很多是成都女人,光是我记得的就有洁尘、翟永明、唐映红、虹影、小你,西门媚……她们普遍又长得漂亮,又会写,又很抱团。

当年有本成都的时尚杂志叫《优雅》,经常举行各种聚会,女孩们穿得都很时髦,往前一站,真的只能用亮丽的风景线来形容,那种盛况,只可能发生在成都人身上。

▲《优雅》杂志原名《舞台与人生》,创刊于1980年。2002年,改刊名为《优雅》。2005年的时候,杂志花了整本书的篇幅讲述了“成都中国红粉第一城”这个理念,向当时人们印象中拥有美女最多的一些城市发出了一封火药味十足的“挑战书”,影响非常大。

我在中国任何一个别的城市都没见过这种场面,广州的女写手普遍蓬头垢面不出来,北京灰又大。是,上海也有很多漂亮时尚的撰稿人,但她们王不见王,绝对不会齐齐整整一起出来晒冷。回想一下,真是叫人心驰神往的成都风景。

在中国,只有四川男人把“耙耳朵”这个略有点屈辱的称号扛了下来,他们和热爱“买洗烧”(做饭)加小气的上海男人一样,用更退让更温存的姿式托举着成就着他们的女人,这也显示出一座城市更为文明、更为先进的内核。

美国特拉华州大学教授ANN TOWNS专门写过一篇社会学的学术论文讲述一个城市的女性地位高为何会代表这个城市更文明。

▲这篇论文的核心是说在男性社会里,女性本是一个弱势性别,但如果一个城市尊重女性给很多机会女性让女性发光发亮,本质上说明这这个城市精神核心是更加文明和先进的,不恃强凌弱,不达尔文,象征着在其它方面也会更体恤弱者整个社会更为公平。

时尚这东西,很有趣,虽然没什么用,很耗钱,但却代表着人类很精神的那一方面。

成为一个时尚之都不仅仅是有奢侈品买,有大展看,更重要的是它给人空间,只有自由宽容的地方才能让人觉得自由,才能让每一个人都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自由自如,这正是时尚之于人的要义。

就像老佛爷Karl Lagerfeld说的那句话:“Luxury is the ease of a T-shirt in a very expensive dress. If you don't have it, you are not a person used to luxury. You are just a rich person who can buy stuff.。”

当你穿T恤和穿名牌衣服一样安逸自在,你才是真正的时尚中人。只有让这里的人活出安逸自在,才能成为真正的时尚之都。

成都给人的放松和慢,以及懒洋洋不介意麻将要永远打下去的精神,让这个城市有一种奇特的吸引力,你会不自觉得地爱上这里。

▲由艺术家劳伦斯·阿金特创作的悬挂在 IFS 楼外的大熊猫装置,之所以能够成为成都的地标,就是因为成都就像大熊猫一样,有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魔力。

蓝小姐上次从成都回来,就被香奈儿和成都的小龙虾打得晕头转脑,跟我胡言乱语,你说,我要不要在成都买个房,我好喜欢成都。

我大笑:“哎,我早十年就有这个念头了,你知不知道成都是我去得最多的城市。”这几年,确实我去成都的频率比回长沙还高。

甚至就在我新出的这本小说里,我也把结尾的地点放在了成都——这没办法,就是觉得合适,应该,嗯,还时尚。

我爱成都。

免责声明:本站奇优影院所有视频无人值守全自动收集,本站不保存、复制或传播任何视频,所列的内容仅做宽带测试,如有侵权请根据播放页信息自行联系视频源提供者。

本站奇优影院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欢迎大家对本站奇优影院的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奇优影院www.68q.net 视频涉嫌侵权投诉:hhblog@qq.com

Copyright © 2019 www.68q.net. All Rights Reserved.